Saturday, December 31, 2005

New Year Eve concert 除夕音樂會

近年來,我在大除夕的節目都是港樂的音樂會。可能年紀大了,狂歡倒數的場合已經受不了。大除夕傳統的音樂會一定是輕鬆熱鬧,多是演奏華爾滋和波爾卡舞曲,小約翰史特勞斯的音樂是首選;再請來一個漂亮的花腔女高音,就是一個歡欣的晚上。今晚〈30號〉提早慶祝,在文化中心聽港樂。

今晚港樂請來奧拉魯特納 Ola Rudner 指揮,又邀請女高音弗蒂高娃 Elvira Fatykhova 贈興。曲目有小約翰史特勞斯 Johanne Strauss Junior 的吉卜賽男爵序曲 Gypsy Baron overture,常動曲 Perpetuum mobile ,維也納森林的故事 Tales from the Vienna Woods 和藍色多瑙河 The Blue Danube,又有莫扎特 Mozart 的費加洛的婚禮序曲 The Marriage of Figaro overture ,白遼士 Belioz 的浮士德的天譴拉高基進行曲 La Damnation de Faust: Rakoczy March,蘇佩 Suppe 的輕騎兵序曲 Light Cavalry Overture 和德伏扎克 Dvorak 的第一號斯拉夫舞曲 Slavonic Dance No.1。

指揮十分鬼馬,正好配合除夕音樂會的氣氛,而所有的樂曲都耳熟能詳,整場音樂會聽來輕鬆愉快,毫無壓力。演奏中又加插團員新年祝賀語,盡攪氣氛。



女高音弗蒂高娃的演出給音樂會畫龍點睛,添加了高潮。她的高音域晶瑩剔透,足可以震裂玻璃。她的演唱功力精湛,快速的裝飾音和琵音都十分流暢。她連 encore 一共唱了五首歌,每一首都技巧艱深。其中選自蝙蝠 Die Fledermaus 的我的好侯爵 Mein Herr Marquis,更是歌劇迷必聽之選。

除夕音樂會又怎可少得 Radetsky March 呢?這首曲就等於在時代廣場齊唱 Auld Lang Syne 慶祝新年。這個習俗由維也納管弦樂團帶起。現時差不多所有除夕管弦樂音樂會都徇眾要求在觀眾拍掌助慶下 encore 此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