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8, 2007

Kolja Blacher directs 巴列夏的莫札特

今晚 (五月四日) 在大會堂聽香港管弦樂團演奏。我對大會堂音樂廳特別有感情;一來在此聽音樂會多年,二來這個場地音色特別好,尤其是聽弦樂,有一種溫暖的感覺,所以香港管弦樂團在大會堂的音樂會我都盡量不放過。

這個音樂會的指揮及小提琴獨奏都是由高利亞.巴列夏 Kolja Blacher 擔任。巴列夏來自德國,在九十年代已是柏林愛樂的團長,其後他在指揮及小提琴演奏上雙線發展,今晚更一身兼兩職。獨奏者兼任指揮,在十八世紀及之前非常流行。其後指揮的責任變得重要,對樂曲演繹的藝術層次提升不可或缺,指揮家發展為專門事業,而兼任的情況已較少見。但巴列夏身為小提琴獨奏家,又是專業指揮家,由其兼任兩職,可算是當之無愧,但又要拉琴,又要指揮,怎樣分身呢?臺上所見,他用盡各種身體語言和樂團溝通,當獨奏段落稍停時,可以用弓作為指揮棒,其他時間就要用頭、眼、身軀來做各種訊號。當然他在排練時已和樂團建立很好的默契,而樂團的高水準亦相當重要。今晚的香港管弦樂團我認為就有超水準的演出。

上半場是海頓的G小調第三十九號交響曲和莫札特的降B大調第三十三號交響曲。海頓和莫扎特的音樂很有條理,聽來舒服而絕不覺得吃力,主要是因為音樂結構並不複雜,調性清晰,曲式簡單。有人認為他們的音樂潔淨,使人有安全感。今晚的兩首樂曲正是如此。在巴列夏的領導下,樂團將這兩首樂曲的特性充分發揮,令人聽得身心舒暢。

下半場氣氛截然不同,是巴列夏的表現時間。他演奏貝多芬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可以說是出神入化。雖然香港管弦樂團有優秀的演出,但我的注意力卻被巴列夏的演奏藝術吸引。他的音樂表達能力非常高,不論在音色、運弓、句法上都別具一格;我可以說今晚我聽的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比以前聽多了很多東西:樂思廣闊了,音樂的細節清晰了,而理解亦深入了。要值得一提是巴列夏的華彩樂段;我不敢肯定是否一個我不熟識的版本,或是巴列夏自己創作的版本,但他所奏出的段落比一般聽到的不同,更複雜艱深,和貝多芬的音樂風格稍有不同。但華彩樂段就是讓獨奏者充分發揮自己的技巧,今晚巴列夏的華彩樂段就非常華彩,是皇冠上的一顆寶石。

在香港演出兩晚之後,巴列夏和香港管弦樂團會到上海於五月七日演奏同一曲目。香港聽眾有幸可以先聽為快。祝香港管弦樂團會上海演出成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