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8, 2008

Midori

美多里 Midori,音樂神童,拉小提琴,十一歲出道,一鳴驚人。她今晚 (6月27日) 和香港管弦樂團在大會堂音樂廳演出布拉姆斯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 Brahms' Violin Concerto in D Major,是港樂今個樂季的重頭戲。雖然出道已有二十多年,但 Midori 現在只是三十多歲,仍然很年輕。她身形嬌小,站出來就是一個日本小女孩。日本人視她為國寶,所以今晚有日本註港領事和一大群日本聽眾捧場。

先說她的琴,是十六世紀的 Guarneri 瓜奈里,全名是 Guarnerious del Gesu "ex-Huberman",即曾被小提琴家 Huberman 使用過。我覺得這把琴的威力比我聽過其他演奏家的琴都要大,音色好而聲量足夠,而又有自己的性格。看 Midori 的嬌小身形,會擔心她的小提琴音量會讓管弦樂的聲響比下去;但她的琴一開聲,就聲勢懾人,和管弦樂團呼應十分從容。

midori

布拉姆斯的小提琴協奏曲是出名難演奏的樂曲,但近年卻有幾位著名演奏家選擇這一首樂曲在香港演出,我記得上一次是去年的 Hilary Hahn。但今晚聽 Midori,可謂大開眼界。她對所演奏的音樂非常投入,肢體動作豐富,幾乎是人琴為一;另一個有如此境界的是李傳韻。這首樂曲的第一樂章又長又難欣賞, 但 Midori 掌握每一個樂句和樂段都有其獨特之處。每個樂段的變化都很鮮明地表達出來,所以整個樂章的曲式就很清楚。我對第一樂章的感覺是又聽 Midori 又聽 Brahms,即是 Brahms 的樂思可以仔細欣賞,而 Midori 的演奏藝術亦出神入化。如果這個悠長樂章覺得享受,那麼第二和第三樂章就更不用說。尤其是快板的第三樂章,一向都極受歡迎,幾乎任何演奏家的演出都好聽; 這個樂章的挑戰就是怎樣可以使在期待的聽眾更感動。Midori 的演出可以達到聽眾的期望;這是一首迴旋曲,主題多次出現,每一次她都使聽眾有驚喜,她以充滿感情和力量的演奏使到這幾個充滿匈牙利風味的樂句帶來更大的 感官刺激。

今晚亦值得一提的是因為風神襲港,港樂今個星期少了一天排練時間 (我覺得奇怪為什麼不是半天,因為大家下午都要上班),因此他們將較為生疏的史特拉汶斯基 Stravinsky 的三樂章交響曲改為奏火鳥組曲 Firebird Suite。火鳥是耳熟能詳的名曲,而樂團不用多加排練都可以演出。不知是否因此得到激勵,今晚的火鳥我覺得有超水準的演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