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3, 2009

生仔姑娘醉酒佬

睇官司學英文很久以來很多同事都在做。近期流行睇官司學中文,一來法庭用多了中文,二來近來趣味性官司多了,新聞又加油添醋的報導。看著下面的報導,是否覺得難以置信?看面相以定是否忠心,不用再攪見工或升職試、搬屋以避起訴、燒銀紙以贏官司、掘洞種玉錢來醫病;現在看來是迷信,不過這亦是「馬後炮」的一種。證人說「生仔姑娘醉酒佬」唔制又制,但並無解釋為何唔制,但後來又制。道教風水法術導人迷信,這只是云云騙局的其中一種。我有一朋友相信風水,他說這是幾千年的經驗統計而來的專業技術。但中國幾千年來何來有統計學以數據考證,其實全都是由師父話事再由權貴發揚光大。

找哨牙通指點迷津的不是無知市民,更不是無助只有聽天由命的一群。入局的全是社會精英,知識份子,富豪和議員。他們和其他人一樣,受騙全因為貪婪和恐懼:希望再增加財富,永遠健康,反過來是要避開一切威脅,包括疾病、惡運和官非。我在看一本書談及3K黨和地產經紀相同之處,就是利用人的貪婪和恐懼;3K黨利用白人至上的利益和暴力威脅的手法以達到其目的,而地產經紀就利用資訊來誘惑買家賣家盡快完成交易,賣家貪婪地以為已獲得最高價錢而買家就慶幸不用買貴樓而有損失,但其實地產經紀將價錢以完全相反的方式向買賣方表達。人貪婪希望上天堂得永生,又恐懼下地獄受永苦,但當無法解決這個難題,唯有「生仔姑娘醉酒佬」唔制又制。

**********
「生仔姑娘醉酒佬」
2009年5月21日 星期四 05:10
觸發「龔陳戀」的關鍵人物梁錦濠,昨終現身法庭作供。93年為化解官非而相信陳振聰之言、1年內 每晚燒毁15張100元紙幣的前立法局議員梁錦濠,雖最終難逃牢獄之苦,但原來陳事後曾指摘他,輸官司全因梁以「紅衫魚」代「金牛」。其間梁為申請保釋,仍執迷不悔再信陳,他自嘲當時心態猶如「生仔姑娘醉酒佬」。

梁錦濠指出,92年初經現任立法會議員石禮謙介紹下認識陳振聰,當初陳為他看下屬的面相,評論他們是否忠心或「功高蓋主」等,梁因官非被起訴後,陳指示他由沙田祖屋搬到西貢及尖沙嘴覺士道,又建議他每晚燒15張千元鈔票以贏官司,自此梁每月付5萬元予陳作風水費,至1年後入獄才停止。

陳振聰的英國御用大律師Ian Mill質疑,假如梁照做,燒1年將會花上500萬元,梁指他覺得太貴,故在陳同意下,改燒15張100元紙幣。但Mill仍感驚訝:「即使是百元紙幣,也會燒上50萬元吧,你有很多錢可以燒?他只是叫你燒『溪錢』吧?」梁否認陳叫他燒冥鏹:「我有更多錢。我相信他的風水指示要照做,我當時是全心全意信他。」

梁錦濠指93年被裁定賄賂公職人員罪成後,陳振聰前往探望,要他在15張白紙上簽名,陳稱認識中國前副總理田紀雲,可協助辦保釋,但就指他「輸官司是因為不聽建議,燒100蚊唔夠好。」Mill質疑陳既同意改燒百元紙幣,不可能反怪責梁。梁回應指這都是陳的「馬後炮」而已。Mill即追問,「如此說來,你應該很憤怒才對,為何你在口供中形容自己很沮喪呢?你還繼續相信他,要他辦保釋上訴。」梁對此無奈回應:「問題是米已成飯啦,有咩得嬲呢?埋怨投訴都是於是無補,當時我的心情,就似中國一句諺語:『生仔姑娘醉酒佬一樣』,對件事後悔,但又再做。」
**********

2 comments:

  1. 如果看面相就可以定出員工是否忠心,搬屋可以避起訴、燒銀紙以贏官司、掘洞種玉錢可以醫病,那麼我們的社會就不需要那麼多人力資源經理,律師和醫生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