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1, 2010

直資危機

直資事件,昨日PAC開到第四堂聆訊,議員們繼續胡言亂語,問到不知所謂,為求上鏡只是拉布。以另一個角度看,直資事件是一個危機,而危機處理是管理學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

衡工量值核數報告對直資學校來說不是危機。其中一些違規指控只是會計和技術性問題,可以即改即無事。但在教育局來說這個事件卻是危機,起碼要面對PAC和媒體指責。孫明揚統領大軍應戰,他非常老練,避重就輕。我覺得這是一個危機處理經典個案。

事件一揭開序幕,傳媒就大肆報導直資學校是魔鬼,無惡不作。教育局評估損害時,卻認清問題之所在、優次和輕重。直資學校是其天使寵兒,跟隨輿論讓直資學校分擔壓力和責任並非上策。一來如果和直資學校鬧僵對推行教育政策並無好處;二來就算直資學校被批,亦無助減輕教育局的壓力,反而背面受敵,壓力會加倍。

就我看來,教育局早已決定策略部署,在執行上亦做出理想效果。第一個考慮是衡工量值核數報告已充分曝光,應有的應對在和核數署交手時已完全準備妥當。核數報告通常在社會都有很大迴響,任何爭辯只是火上添油。PAC充分倚賴核數報告來作質詢,但核數報告亦是其唯一彈藥。所以我們看到孫明揚在 PAC聆訊的應對,是對核數報告的批評全部接受,認錯又承諾改善;但對任何核數報告以外的問題,所有教育局官員口徑一致,就是不清楚或沒有資料。這一個策略將危機範圍收縮到最少。

第二個策略是棄局保校。當各議員磨拳擦掌,希望將直資學校碎屍萬段時,孫明揚不止一次提醒各人核數報告的重點是教育局監管不力,而不是直資學校個別違規事件。換而言之,箭靶是教育局,而學校違規只是表徵。他直是邀請議員們向其發箭,當然教育局是政府一部分,百毒不侵,PAC報告譴責到最後 都是不了了之。反之違規學校沒有受到太大衝擊卻要感謝孫明揚。教育局對直資學校無牙力,但經此一役牙力就增加了不少。

第三個策略是要保衛整個直資界的聲譽,亦即是直資教育政策的完整性。經傳媒誇大報導,直資這個名字初期令人震驚。雖然有金漆招牌令家長嚮往,而金錢亦不是問題,但如果涉及欺詐就聲譽受損。教育局的策略是要孤立違規事件。每一次孫明揚對違規行為作出應對時,都必會加一句溫馨提示:就是核數報告只提及六間學校違規,但直資學校超過七十間,所以大部份直資學校都信譽良好,教育水平高,提供優質教育供家長選擇。

PAC聆訊已告一段落,相信塵埃很快落定,教育局辛苦了幾天,汗水是值得的,亦給大家上了一課有效的危機管理。市民是善忘的,直資學校會如常運作,當官津校都要縮班時,相信直資學校學位卻仍會供不應求,使更多學生可以接受優質教育。直資學校會公佈一向都有的學費減免計劃,但以學校聲譽和 學位緊張的情況看來,學費減免數目仍會供過於求,除非如議員建議降低申請要求,家長月入十萬都可以申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