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4, 2011

民主制度並非萬靈藥

北非中東民眾運動令人興奮,使人夢想民主選舉制度可以在此確立。但Lev Grinberg教授提出警告:民主制度並非是萬靈藥,這些國家要面對的政治問題非常多而又很難解決。Lev Grinberg是Bur-Gurion University的政經與社會學系教授。我在Al Jazeera看到他的文章。Al Jazeera的新聞角度和西方國家不同,可以調節一下對世界局勢的偏見。

突尼西亞和埃及的人民成功將國家獨裁者趕走,但這距離國家踏上民主之路還很遙遠,因為這些國家的問題不在其獨裁者,而在一個利益千絲萬縷的政權。最新的消息指出臨時政府仍在壓制人民,稍後的改革和選舉不知結果如何,這些國家的人民仍需很努力。但民眾運動的根源在於貧窮、經濟不平等、宗教和文化的差異,而民主在這裡並非解決辦法。

民主原則起源於工業化資本主義社會,她們的文化同源而經濟分歧相對較少。西方的民主原則和制度是讓中產和工人階層有機會表達訴求,減輕對上層的衝擊而可以和平共處。但如果缺乏一些階層之間互相制衡的力量,又沒有一個統一的國家認同感,民主制度可能令動亂更多。要避免這種情況,就需要根據當地情況在民主選舉上加入憲法,制度和政策的改變。

民主制度內存著危機,每當文化身份認同和經濟地位有系統性連繫時就可能會顯露。這個制度會激化不同文化之間的衝突致產生暴力,原因是它提供了讓大多數人壓迫少數人的合法途徑。為了生存,尊嚴和信仰,小眾群體會選擇暴力對抗,但結果會是被暴力鎮壓。政治社會學家Michael Mann曾指出民主在文化,種族和宗教群體間會產生矛盾,而這個情況在中東有機會出現。

近期的例子是南斯拉夫民主化,其結果是十年內戰然後分裂為七個國家,其間發生集體屠殺和種族清洗。另一個典型例子是在美國,立國時對本土印第安人進行集體屠殺和種族清洗,原因是小眾族群不被重視。埃及在這方面反而略有優勢,因為埃及歷史悠久,族群較統一,而傳統以來對基督徒和猶太人都可容忍。但該地區的其他國家就不一樣,伊朗、巴林、利比亞都有內部矛盾;約旦有遊牧族群和巴勒斯坦人的爭執,而敘利亞有伊斯蘭教派糾紛,伊拉克和黎巴嫩亦不穩定。以色列的民主制度及對巴勒斯坦人的高壓政策亦不能使國家平定。另一個難題是經濟因素。阿根廷進行民主選舉,左派政府上場,但因要符合IMF規定而要保障外國投資,引致經濟崩潰,五任民選總統短時間內連續倒臺,人民的資產損失了七成,對政府完全失去信心。

Grinberg教授提出,在這些中東國家,只靠民主選舉制度是不足夠的。它們的人民需要在政治上有共通的認知,互相承認對方的權利和共存的現實。這些理念需要憲法的保障,而憲制更需要通過選舉程序使之制度化,加入有代表性的代議團體。換言之,在普選之下有議席分配以確保各群體的利益可以被照顧。這一個概念和香港的功能組別議席有點近似,但涵蓋的範圍就廣闊得多,包括部族群體,宗教代表,地緣文化等。以埃及來說,如果民主改革完成,她要面對的還不止是民主的自由辯論,而是更要探討如何解決經濟體系的根本問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