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3, 2011

狠心下賭注

近期管理概念轉狠,從以往的無限期諮詢談判妥協再妥協轉為進取式狠心的賭博。上星期有澳航全面停飛,大家都認為這是行政總裁喬伊斯Alan Joyce的一次賭博,以應付工會長期野貓式罷工;第一回合他勝出,法庭下令暫停罷工,不過澳航損失慘重。兩個月來,整個美國職業籃球賽事因工潮全面停頓,大家都說這是球員工會總裁亨打Billy Hunter的一次賭博,結果是四大俱傷:球員沒收入,球會沒收入,球迷沒有誤樂,美國經濟都受影響;情況仍在僵持,但已有球員不滿亨打。最新和影響最大的事件是希臘總理帕潘德里歐Papandreou要對歐盟債務救助方案進行公投;這一個狠心的賭博即時使到全球金融市場大混亂。

希臘總理要投下這個賭注自有其理由。要解決國債危機,希臘政府兩面不是人。國庫空虛,負債累累,希臘政府根本無力在債券到期時償還;唯一方法是債主減收債項,還要歐盟國家再注資買入新債卷。代價是希臘要被歐盟牽著鼻子走,要進行一系列的滅赤措施。另一方面,國內反對緊縮政策的呼聲甚強,不斷的暴力示威使政府不穩。公投是一個賭博;如果結果是接受救助方案,就可以將國內反對聲音全部壓下,財務危機亦可暫時舒緩。如果結果是反對救助方案,就可用作和歐盟談判的籌碼。底牌是估計歐盟不能讓希臘對債務全面違約而使歐洲國家銀行體系和歐羅崩潰,結果是會在減赤措施上再讓步,而希臘就可繼續花錢。

我看這個問題不以政治和經濟角度,而是在策略管理層面。這些領袖為何會捨棄穩健的策略,步步為營地和每一個持份者談判一個妥協方案,即是採用一個較民主的態度呢?現在這些勇敢進取的策略像是一場賭博,風險甚高,勝即為王,一旦估計錯誤就後果嚴重。大家可能覺得這些領袖是一時衝動,不負責任,將別人的利益作為賭注;但在現代機構組織內,策略多是由團隊決定,這些進取的策略應該都已經通過充份評估。這麼多類似的案例,是否意味著管理學思維和潮流已有改變?

原來在七十年前,海耶克 Friedrich Hayek 對這個現象已有描述。他看到很多民主體制都讓不同的持份者有發表意見的權利;在決策過程中,辯論致不肯相讓的情況會不斷發生,使決策需要用很多時間才能落實或根本不能妥協。很多決定最後是以少數服從多數的方法推行,但少數並不是當然地每事都會真心服從,所以政策決定和推動都可能在混亂情況下進行。但有一些關鍵性和影響重大的決策是極需要清晰的定調。這時決策者就會被迫推行一些進取的策略;如果成功就可有效地爭取到民意高地。他認為這是民主體制自然的演化,在混亂之中總會有人脫穎而出。他可能是有超凡能力,或只是運氣好而贏了一場賭博。下一步的誘惑就是強人得到民主制度的支持,賦予權力使他可以為國家謀福利,自此走上輝煌的不歸路。

**********


希臘「公決」救助案 各方疑慮

【大公網訊】希臘總理帕潘德里歐宣布將「全民公決」希臘債務危機的救助新方案之后,各方投資者對希臘債務危機前景再生疑慮。歐洲三大股市 11月1 日震蕩走低,法、德兩國股指一天之內的降幅都達到了5%。

希臘總理帕潘德里歐的決定引起各方高度關注。歐洲理事會主席范龍佩和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11月1日聯合發表聲明,表示相信希臘會履行對歐元區及國際社會做出的相關承諾。范龍佩與巴羅佐透露,他們電話聯系了希臘總理帕潘德里歐。在即將舉行的戛納二十國集團峰會上,歐元區成員國領導人將就此問題進行深入討論。范龍佩與巴羅佐認為,歐元區領導人峰會10月27日凌晨達成的救助新方案對于希臘來說是最好的結果。丹麥、芬蘭、瑞典等北歐五 國首腦對希臘「全民公決」方案表示擔憂。法國總統薩科齊1日與德國總理默克爾通電話,就希臘「全民公投」的決定交換意見。

10月27日凌晨,歐元區領導人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達成希臘債務危機救助新方案,要求銀行在2012年6月底前將資本金比率提高到 9%;私人投資者承擔希臘國債損失比例自愿到達50%;EFSF范圍將擴大至1萬億歐元。

希臘政府為了獲得救助貸款,先后推出了增稅、裁員、減薪等多輪緊縮措施,觸動了當地百姓的實際利益。抵擋不住反對黨及普通百姓的強烈反對,帕潘德里歐領導的執政黨迫于壓力提出「全民公決」。

中新社布魯塞爾11月1日
**********

1 comment:

  1. Sincerely hope that fund managers will not go bankrupt due to holding to many Greek bonds....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