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 2011

花園街僭建和丁屋僭建



僭建是一個存在了很久的問題,不論市區樓宇天台花架、新界丁屋田地,以至小販攤檔都有僭建。僭建是因人的濳意識想擺脫任何規範,達至自己最大利益。為了公共安全,政府立法禁止僭建,但因不盡力執法,犯者眾多,至問題不可收拾。現時建議取締丁屋僭建,已遭既得利益者強烈反對,要和政府對著幹,全民現正注視政府怎樣應對。適時有反應有行動其實是最有效最經濟的解決方法。市區有很多大型屋苑沒有僭建問題,只因大廈管理在有任何僭建物被發現時就即時處理。有效率地應付小量個案使用資源很少,但警刻作用很大。拖延執法就使問題如雪球般滾大。

花園街攤檔年初曾發生大火,善後辦法其中重要一環是要整頓攤檔,減低火災危險。不盡力執法的現象又再顯露,幾個月下來,攤檔僭建照樣出現,人人都在做,政府無力抵擋。看到新聞介紹,攤檔前面展出的售賣貨品佔據大部份通道,後面再非法租出成為第二檔又佔據檔後通道,攤檔之間的通道亦擺滿貨物,這個情況二十四小時存在,危險程度不需要防火專家人人都清楚看到,政府亦一定清楚了解。

終於花園街又再發生大災難,死傷人數破記錄。我們看到舊故事在重演,市民都表示震驚哀慟同情,要負責任的人士團體一同悲傷又卸責,人人都說責任在他人身上。政府如常設立專責小組去找尋責任誰負和解決辦法,但這些不是年初已剛剛做過?解決辦法是需要切實執行才能真正解決問題,否則只是空談一番。

花園街火災只是後果,問題是在花園街攤檔。這個問題如果處理不當,對政府管治威信有極大危機,但有危險時就有機遇。政府近年來不斷被批評施政不力,沒有魄力和決心,政策搖擺不定,經常在受衝擊時退縮,無力捍衛自己的政策和理念。現時全民關注兩個大問題,一是新界原居民反對清拆丁屋僭建,二是花園街攤檔反對清拆攤檔僭建,兩者在市民心理上直接緊扣,亦直接反映政府施政能力。

花園街問題最理想的做法是將攤檔全部清拆,將街道回復原貌,攤檔另在不擾民地點再規劃;或可請市建局乾脆將該地點的舊樓重建。暫時的做法起碼要將僭建物和火災危險消除,每晚徹底清場是必須的行動。花園街個案的現時狀況,是攤販要保護自身利益,會極力反對任何可能的清拆行動,這和近期丁屋僭建事件極為相似。但花園街火災的光環作用對政府極之有利,現時民意會全面支持任何解決火災危險的行動。這個事件侷限於花園街小範圍和數量不太多的攤販。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如果政府尚不能果斷解決問題,就會立下永久無能印象。有先例在前,新界丁屋僭建問題就可說更不可能解決。所以有人說政府今次面對考試,在大好形勢下應很容易就可求得好分數,希望她能拿出決心,做出好成績,接下來在丁屋僭建問題上亦較易取得主動。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