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6, 2011

民主自由的酒樓

有一位老人家,每天早上都會到酒樓飲茶,和大家都混得很熟。他可以自由出入,隨意搭檯,自己取用茶水點心,吃飽就自行結賬,十年如一日。 但酒樓要結束了,屋邨要增值,改善服務,換上一個較有規模,管理較好的經營者。今後座位安排有秩序,要按號碼安排入座,不能搭檯,茶水有侍應安排,結賬亦有部長親自打理,務求令客人滿意。但老人家很不高興,覺得服務不佳。他向我投訴,認為是民主自由大倒退。

究竟酒樓服務要怎樣才能令顧客滿意呢?有人認為有秩序的管理較為文明,對所有顧客都較公平理想;但亦有人認為規範會侵犯個人自由,是為霸權,凸顯貧富不公平。顧勿論你喜歡那一種飲茶方式,但以民主自由的角度來看,這卻是一個很基礎的問題。

我們要極力爭取民主自由,但對民主自由的尺度卻有不同的理解。比較清晰的概念會兩極化。有人追求自命的普世觀念,認為任何政府措施都在限制民主自由;有人以自身利益出發,認定所有損害自己利益的行為都是侵犯自由。

人類自古以來都很自由;古人從容在草原上覓食,互不相干。但隨著文明發展,人口增加,人類聚居又追逐有限的資源,個人自由就和他人自由有衝突。人類的文明迫使我們限制自己的自由以遷就他人的自由。其結果是自由有限制,但有限制的自由怎能算是自由呢?

酒樓打開門做生意,歡迎顧客自由光顧。顧客有自由,酒樓有生意,皆大歡喜。但市場並不時常公平,供求亦不會時常平衡;這時自由就要受限制了。顧客太多,酒樓要限制顧客的自由,目的是為了酒樓的利益還是顧客的利益呢?通常情況是如果需求大過供應,供應者就會因市場不平衡而得到額外利益,而受害者乾脆稱之為暴利。顧客乖乖的放棄自己的自由,究竟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他人的利益,還是為了遷就酒樓的利益?為了民主自由,答案很簡單,老人家轉了去街尾的茶餐廳,因為那裡仍有民主。為什麼?這亦是因為市場不平衡。茶餐廳生意不佳,供應大過需求,所以顧客至上,個人自由萬歲。其實自由是相對的,永遠都有更民主自由的情況。我們只可以考慮是否可以接受現時民主自由的尺度。所以如果你是理想主義者,就永遠都得不到真正的民主自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