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6, 2012

不死之謎和人類文明

剛在美國科學人雜誌看到一篇文章,推論不死之謎和人類文明進步的關係,可當是趣文一讀,又可思考一下作者的邏輯。

死亡在人類的意識上是一件很玄妙的事。我們知道古往今來都不斷有人死亡,他人的死亡是很真實的事情,後事怎樣辦後人很清楚。但我們卻無法真正知道自己死亡後的現實是什麼。死亡的定義是一個人從有意識的生命進入無意識的狀態。我們是不能真實地意識到自己無意識時的狀態是怎樣。在此來說,自身的死亡是不真實的。這兩種概念形成一個異論,使人對死亡有恐懼感,每個人心底裡都可能有一個慾念,希望可以解開不死之謎。

要永生不死,人類有多種想法。作者將之歸納為四大類。第一類最直接的做法就是保持活著。自古以來不少人都在尋求不老的方法,其結果是無人可成功。以現時的醫學水平,似乎尚無人可活過120年。就算醫學再突飛猛進,我們只可預計人類壽命可再延長數十年。長生不老在物理上,或在熱力學原則上,最終是不可能。

第二類是復活。不是宗教迷信的復活而是科學上重做一個一模一樣保有原來記憶和思維的生物體以延續自己。這一種複製的想法有著矛盾;準確的複製品會和原品有同一樣缺點,亦會衰敗。更重要的是複製品無論如何準確其實都只是複製品而非自己。如果複製品和自己同時存在,就更突顯這個矛盾。

第三類是靈魂。幾千年來宗教都利用這個思想與身體分離的二元說法去描述死亡後生命的延續。這個無法證實的解釋信眾沒法質疑。但現代醫學、神經生物科學和心理學的研究已證實人的記憶、意志、思維、信念都要依靠腦部組織的健康。沒有身體的支持就沒有思想靈魂。物理上的死亡就是一切的終結。

第四類是傳承。人的身體隨著時間衰敗,保留下來亦沒有價值。要世世代代保留的反而是一個人做過的事,更應該是為人讚頌的功績。很多人在我們這一年代之前已死去,但仍為人所知,全因為他們有些東西或事跡遺留下來。在七十年代有一套心理學理論:恐懼管理論;它推論人類對死亡的恐懼形成潛意識的壓力,推動了人類各種行為,導致人類文明的發展。在群體層面,恐懼死亡的威脅而要保存生命的動力,驅使社群壯大,團結而建立社會、律法、宗教、文明、思考系統去理解生命。在個人層面,傳承的慾望亦驅使人類將精力投放在事業,文化藝術和建築等各種創作。

傳承還有一個方法就是傳宗接代,這其實是一切生物的本能,亦是進化論的基本原素。很多生物美化自己目的就是要吸引異性。人類在此的行為更是多采多姿,潛意識的目的就是要將自己延續下去。不少行為和文化藝術,如果不是說人生哲理,民族尊嚴,總是走不出羅曼蒂克的一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