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1, 2012

3R禁忌

外國人喜歡在酒吧吹水,可以和陌生人天南地北,無所不談,但曾有不明文規定,有3R禁忌不可談。3R就是 race、religion、revolution。

戰爭是社會上一個重要事件,軍事組織使人集中成為很多緊密群體。世界大戰曾驅使一些極端思想的人走在一起,令各種歧視惡化,種族衝突和宗教衝突都因此變得更嚴重。和陌生人閒談最好避免種族議題和宗教議題,因為太敏感和太有差異,很容易就產生爭執。革命議題更是危險重重;百多年前各國都搞革命運動,統治者極力鎮壓,這個議題更不能亂說,因為很容易惹禍上身。

但二次大戰後的近幾十年來這些禁忌漸漸被打破。種族平等和宗教自由抬頭,大眾的公民意識提高了。在種族問題上大家都很包容,只有很少數的極端份子會有明顯的歧視言論。宗教層面都是一樣。有信仰的人都不堅持自己的信仰,可以和異教者共處。民主國家的抬頭使革命言論沒有那麼惹火,不用再視之為禁忌。

現時在很多公開場合大家都可以自由地從容地談論各種問題。但我面對神長們時仍避開提及宗教醜聞,只因尊重他們以免引起尷尬。在其他場合,討論宗教問題很常見。資訊流通,各種不同觀點都容易聽到。現時互聯網上有不少資訊,解釋宗教所使用的理論和技倆、科學的最新發展、邏輯推理和哲學的各種觀念;人類可以有充足的資料,作出最合理的選擇。

雖然面對很多令人清醒的訊息,但要從宗教走出來並不容易。我不時都會和別人提及宗教。撇除了無神論者和反宗教人士,其他的各種應對可以歸納為幾類。最多數是不置可否類,多數來自宗教家庭,自出世以來已被洗腦,別無選擇。但其中有一大半以上只是以宗教為習俗,並不沉迷。他們的宗教活動不頻密,主要是出世、結婚、死亡。出世領洗時尚未有意識,死亡時已沒有意識。結婚時的禮儀算是最宗教的了。有一些朋友乾脆對神長說自己是CEO,即是在 Chrismas and Easter only 才去教堂。我一年都有數次在旅遊時刻意去教堂,欣賞建築和藝術,是人類的才華。這一類人對於宗教的討論,有事不關己的態度;一切歷史事件都說已是過去,一切當代事件都說是例外。對宗教受到批評,他們亦不辯護。

另一類是一個極端,對宗教忠誠,非常投入,可以隨時提出辯護理據,當然只是引用經文。有少部份還可以引用自身個案;例如大病好了,好運來了,浪子回頭了等等。他們很強調信仰。遇上不合邏輯,沒有合理解釋的事,他們會強迫自己相信,稱之為信德。馬克吐溫有一名句:Faith is believing what you know ain’t so。如果是事實,大家都信了,有何德行。但如果知道不是事實,但都可以因宗教理由相信了,才算是道行高超。你可能覺得這種邏輯有點奇怪;但當學校課程自小學以來都是這樣說,要抗拒就有點困難。他們之中亦有一部份可以汲取宗教的優點,自己感覺到被引導去行善,愛別人,幫助有需要的人。雖然這是較被動的想法,但對弱勢社群都算是有好處。

第三類在中間,本來為數不多,但近幾十年來急速擴大,又因資訊流通而連結起來。他們因種種原因已被洗腦,再置身於一個宗教的環境,被家庭、朋友、權威圍繞,規矩地重複著宗教儀式。但同時他們亦接觸到現代理性的現實,和宗教信仰有矛盾。宗教的愚人說法是他們已被魔鬼誘惑,其實是在清醒的邊緣。在幾百年前,這些人沒有出路,只有懷著疑問渡過一生。但今天資訊網絡發達,使他們不再孤獨。現時全世界有大量的團體協助他們走出困惑,香港亦有不少團體和網站專注這個議題。有需要可以看一看這個辦得較好的 全球性網站,在美國發起。

William Cohen是克林頓時代的美國國防部長。他寫了一本書叫做 3R, 不過是race、religion、romance,以自身經歷描述種族宗教禁忌,和他與太太一起打破這些禁忌的浪漫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