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5, 2012

梵二與修女

梵二 Vatican II 是最近一次的基督教大公會議 Ecumenical Council,是世界性主教會議,以表決重要教務和教理。千多年來,已舉行過廿十一次,早期就是它將聖經改到適合神權統治之用。由9世紀第八次會議開始,因東西基督教決裂,變成只是天主教的會議。自16世紀以來,其目的主要是應付基督教帶來的宗教改革。第二十次在19世紀首度在羅馬梵蒂岡舉行,被稱為梵蒂岡第一次會議,或是梵一。梵二要等到20世紀60世代才舉行。

梵二是天主教大事,帶來不少改變。在我求學時期,梵二尚未有定論,仍很神秘,要在多年後其決議才被宣傳,其重要性說成是和聖經一樣。梵二的決議是想將天主教帶入現代世界,彌撒可以用當地語言舉行而非限於拉丁文,非教士可以做教會職位,教會可以和其他宗教接觸。但我得到的資訊卻是反面的。初次接觸是一些天主教團體的文獻,是由一些很傳統和非常虔誠的天主教會提倡。他們極力反對梵二決議,說彌撒被改至不符合其目的,與異教接觸是違反信仰原則;最嚴厲的說天主教被改為一新宗教;還有陰謀論說天主教已被滲透。另一個發展是大家極度歡迎梵二,認為是教會大改革,很多教士雄心萬丈,要將傳道現代化;但換來的卻是梵蒂岡的鎮壓。

為什麼梵二忽然又引起大眾注意呢?起因是 National Public Radio 最近發表了一篇報導,採訪了一群修女和梵蒂岡鬥爭的事件。你有興趣知道詳情可以到其網站讀一讀

nuns這一些修女出生於梵二年代,對梵二很雀躍。以前修女們多是隱居於修院,日常只是誦經,和外界隔絕。因為梵二,她們覺得被解放;有機會駕車,管理帳目,離開修院搬到接近平民的地區居住,又改穿便服,不用一定要穿長袍。很多修女會出外照顧貧苦和傷殘老人,還有一些為囚犯和死囚服務。修女們開始為社會公義團體工作,又在電台和各種媒體協助爭取平等權利。

因為獲得各種自由,修女們希望教會繼續向現代社會看齊,尤其是一些已在基督教進行的改革。她們積極爭取女性擔任神職,和神職人員婚姻的權利。但梵蒂岡的改革意願非常有限,還有一些權威認為改革已過份,需要回復到梵二以前的情況。有超過十年的時間情況在僵著。教會希望傳統與現代化的衝突可以自然解決。1978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上場。他的看法是梵二決議雖然正確,但在詮釋方面有偏差,他的想法偏重於傳統一派。

情況在1979年變得表面化。教宗官式訪問美國,在一次教宗發言後,一個修女起立提問,說教會要完成使命,必須讓女性參與所有傳教工作。席間有四十位修女,一齊起立以表示支持。教宗當時未有回應。之後幾十年情況膠著,毫無進展。這些修女已用了一輩子的時間和梵蒂岡抗爭,但她們爭取的參與傳教的行動,卻被定性為極端女權運動,在教條方面有問題。

記者除了訪問這些修女之外,亦探討一些較近期的修院。一些沒有受到梵二熱潮影響的修女想法較為接近梵蒂岡的傳統立場。她們被灌輸的想法是進入修院是已選擇另一種生活方式,和在世俗社會做教師社工不同,修心誦經才是修道者應做的事。

雖然軟硬兼施,但修女們覺得梵二的改革開放已存在於她們的基因內。梵蒂岡內有些力量希望將紀律和傳統回復到梵二之前;但世界已比以前開放,各種宗教歧視女性的教條都受到極大衝擊,最近的巴基斯坦少女Malala因為提倡女性要受教育而遭宗教份子槍擊就是一個典型例子。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